• <tr id='r1zu1'><strong id='r1zu1'></strong><small id='r1zu1'></small><button id='r1zu1'></button><li id='r1zu1'><noscript id='r1zu1'><big id='r1zu1'></big><dt id='r1zu1'></dt></noscript></li></tr><ol id='r1zu1'><table id='r1zu1'><blockquote id='r1zu1'><tbody id='r1zu1'></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1zu1'></u><kbd id='r1zu1'><kbd id='r1zu1'></kbd></kbd>
  • <span id='r1zu1'></span>

    <fieldset id='r1zu1'></fieldset>

    <code id='r1zu1'><strong id='r1zu1'></strong></code>
    <i id='r1zu1'><div id='r1zu1'><ins id='r1zu1'></ins></div></i>

          <ins id='r1zu1'></ins>

          <acronym id='r1zu1'><em id='r1zu1'></em><td id='r1zu1'><div id='r1zu1'></div></td></acronym><address id='r1zu1'><big id='r1zu1'><big id='r1zu1'></big><legend id='r1zu1'></legend></big></address>
          1. <dl id='r1zu1'></dl>
            <i id='r1zu1'></i>

            今日影評丨《極速車王》速度極限時,人車合一日

            • 时间:
            • 浏览:18

            《極速車王》(Ford v. Ferrari)講述的是美國福特車GT40,在1966年法國“勒芒24小時耐力賽”(24 HEURES DU MANS)上,首次打破歐洲車廠壟斷冠軍的歷史。

            光看中文譯名,我們很自然的會想到6年前的那部《極速風流》(Rush),它聚焦於賽車界另一盛事F1(FIA Formula 1 World Championship),與“世界汽車拉力錦標賽”(WRC)和本片所關註的“勒芒24小時耐力賽”共同構成世界三大汽車賽事。

            其中,“勒芒”由於賽道多是直路,賽車速度過高的原因,成為歷史上發生過最多死亡慘劇的賽事。對比F1,勒芒賽最著名的是長達6公裡的馬爾森直道,該路段的最高時速記錄超過400km/h,比F1蒙紮賽道375km/h的紀錄還高。此外,它要求同一賽車在24小時內跑出盡可能多的圈數,大多車手在這24小時內跑完的總裡程差不多相當於F1整個賽季的裡程,這對賽車、車手和車隊都是極大的考驗,而這也正是它每年能吸引超過二十萬人親臨現場的魔力所在,一場使速度、耐力和智慧交織在一起,並在24小時內集中迸發的比賽。

            和《極速風流》一樣,《極速車王》也采用瞭雙男主的設定,但不同於《風流》中丹尼爾和海王的對飆,《車王》中的兩位“謀男郎”更像是一對四驅兄弟,他們不僅要一起造車,一起對抗法拉利車隊,還要共同承受福特公司體制的折磨,在內憂外患中將兄弟賽車進行下去。

            整個片子都圍繞退役車商Carroll Shelby(馬特·達蒙 飾)和新晉車王Ken Miles(克裡斯蒂安·貝爾 飾)展開,描述他們如何取得福特大佬的信任,並且積極備戰,在66年法國“勒芒賽”上代表福特車隊阻擊法拉利。

            《極速車王》沒有將主要的筆墨花在比賽本身上,反而是對整個比賽背後的故事著墨甚多,相比於一部賽車類型片,它人物傳記片的屬性更濃。通篇細膩且又充滿暖光的鏡頭仿佛也是在告訴觀眾,影片更多關註的是人,而不是冰冷殘酷的比賽。

            如果說《風流》是講Niki Lauda和James Hunt兩個車手之間的戰鬥的話,那《車王》講的就多瞭,筆者認為主要分三層,但歸根結底,最後還是落在兩種人的對比上。


            (以下包含劇透)

            第一層很直白,就像英文片名上寫的那樣,是福特和法拉利之間的戰爭。

            二戰後美國新一代年輕人不再滿足於福特工廠生產出來的流水線產品,福特派代表去找性感的法拉利談並購卻反被Enzo老頭(雷莫·吉羅內 飾)設計羞辱,尊嚴受損的Henry Ford二世(崔西·萊茨 飾)決定廣納賢才閉門造車,並在“勒芒賽”上向法拉利開戰,借此超越法拉利來穩固自己的江湖地位,重溫二戰榮光。

            從這個角度看,這好像是一部美國主旋律電影,福特是正義的一方,是美國精神和美國夢的代表,而恩佐法拉利隻是奸詐的化身,福特戰勝法拉利就像同盟國戰勝軸心國一樣理所應當,片中大量的二戰遺留元素似乎證明瞭這一點,Make Ford Great Again的線索也貫穿瞭整部影片。

            其次是福特公司內部的鬥爭。

            營銷鬼才Lee Iacocca(喬·博恩瑟 飾)和副總Leo Beebe(喬什·盧卡斯 飾)的爭寵宮鬥戲。一個靠刺激老板來開展新業務,一個靠取悅老板和打壓異類站穩腳跟,而他們的老板福特二世也就像個傻皇帝一樣,誰的話都信。他們之間就像內閣大臣與東廠公公一般較量,前者忠言逆耳為公司,後者油嘴滑舌為權力。說來也巧,Beebe在本片中正是以一個廠公形象出場的,Beebe這個名字也取得恰到好處,人如其名。

            喬什·盧卡斯在自己角色如此臉譜化的設定下,還能將這個狐假虎威的小人形象詮釋的活靈活現,算是本片的一個驚喜。

            最後一層是兩種人的戰鬥,車手和不是車手間的對比。

            Carroll Shelby在影片中有三次“演講”,其中兩次以內心獨白的方式出現在影片首尾,一次出現在片中,這前中後三段話共同點出瞭這最後一層對比,也是本片的主題——隻有純粹的車手,才能把車開到7000rpm,也必須開到7000rpm。人車合一是他們的宿命,至死方休。

            貝爾飾演的Ken Miles就是這樣一個宿命般純粹的車手,他終其一生都隻為突破極限,不僅是賽車的極限,也是自己的極限,他對於速度的執著甚至超過瞭對勝利的渴望。自此,一心隻在乎江山榮譽的福特二世反而成瞭反面的典型,所謂的主旋律和美國精神,還不及Enzo Ferrari輕輕的一個脫帽致意。而所謂的宮鬥爭權,在這樣純粹的使命面前,就如跳梁小醜一般,不值一提。

            反觀Shelby,他曾經也是這樣的車手,但在心臟問題後,他舍棄瞭靈魂,成為瞭一名心跳130bpm的狡猾車商,甚至比賽時為瞭取勝還小動作不斷,他隻有在Miles身上才能回想起從前的自己,這也是他如此珍惜Miles的原因。

            Shelby從一個車手到一個奸商,最後再由Miles將他車手的心臟修好,Shelby的人物弧光也在那時完成。影片末尾那渾厚的油門聲浪就如他重生的心跳一樣,是專屬於車手的聲音。

            麥克盧漢說,媒介是人類的延伸。高端車手Carroll Shelby通過賽車讓自己從心跳130bpm到轉速7000rpm,達到人車合一,而靈魂車手Ken Miles把車當作情人,透過情人同樣可以人車合一、直通天堂。

            阿誠的《棋王》中出現過一位老棋王,老棋王給小棋王講棋,說“勢式有相因之氣,勢套勢,小勢導開,大勢含而化之,根連根,別人就奈何不得。”

            這和本片中Miles在夕陽下給兒子講車的唯美場景異曲同工。

            一個棋王、一個車王,兩位各自行當的佼佼者,在看待自己專業和教育下一代的方式上出奇的相似。